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不能完全排除受他人指使而雇佣、指使他人 走私、运输毒品犯罪可不判死刑立即执行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20/7/23 3:22:01

办案心得

辩护人在接受二审委托后,阅读卷宗和原审判决书,第一印象是本案很难找到辨点,上诉人李某某二审维持死刑几乎是铁定了。但其后又通过反复阅卷和对李某某的多次耐心询问,最终还是发现了案件的转机。首先,原审对李某某供述关于自己是受另外两人的指使参与犯罪的辩解未能给予关注,而在涉及死刑毒品犯罪中,对该辩解进行深入的核实,是关系到被告人是否被判死刑的重要情节。其次,本案对毒品的纯度鉴定缺少完整的鉴定意见,而本案又是死刑案件,对毒品纯度的鉴定是查明案情的基本要求。二审人民法院虽然没有采纳关于毒品纯度的辩护意见,但辩护律师认为,此类拟判处极刑的毒品案件,在审理时应当对此予以关注和慎重考量。

案情介绍

被告人李某某,男,汉族,38岁,初中文化,无业,河南省沈丘县人。2013年7月31日,因涉嫌犯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被依法逮捕。

公诉机关指控:

1、2012年3月3日,被告人李某某指使同案被告人王某某、沙某某、冯某某从银川乘飞机到云南运输毒品,3月6日王某某、沙某某、冯某某从缅甸吞服毒品入境后,在云南省瑞丽市畹町经济开发区芒棒公路被畹町边防检查站民警抓获,从王某某体内排出海洛因可疑物390克,从沙某某体内排出海洛因可疑物370克,冯某某体内排出海洛因可疑物234克。经鉴定,从王某某、沙某某、冯某某体内排出毒品海洛因可疑物均系毒品海洛因。2012年9月21日,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王某某、沙某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分别被依法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冯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2012年4月22日,被告人李某某指使同案被告人施某某、张某从银川乘坐飞机到云南运输毒品,4月24日施某某、张某从缅甸吞服毒品入境后,在云南省瑞丽市畹町开发区车站旁被畹町边防检查站民警抓获,从施某某体内排出海洛因可疑物330克,从张某体内排出海洛因可疑物145克。经鉴定,从施某某、张某体内排出毒品海洛因可疑物均系毒品海洛因。2012年10月12日,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施某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3、2012年5月9日,同案被告人殷某某在李某某雇佣下受刘某的具体安排从银川到云南运输毒品,5月15日殷某某携带从缅甸吞服的毒品入境,乘坐客车从瑞丽前往芒市,途径芒市机场大道北德宏州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从殷某某体内排出毒品海洛因可疑物126克,经鉴定,从殷某某体内排出的毒品可疑物是海洛因。2012年12月17日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殷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4、2012年5月26日,同案被告人刘某、杨某受被告人李某某指使从西安出发到云南运输毒品,刘某联系同案被告人张某某一同前往,5月29日三被告人从缅甸吞服毒品入境后乘坐中巴车欲从芒市前往保山时,在芒市客运北站北德宏州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后从刘某体内排出毒品海洛因可疑物186克,毒品甲基苯丙胺可疑物2.9克,从杨某体内排出毒品海洛因可疑物182克、毒品甲基苯丙胺可疑物1.6克,从张某某体内排出毒品海洛因可疑物184克。经鉴定,从刘某体内排出的186克毒品海洛因可疑物是海洛因,2.9克毒品甲基苯丙胺可疑物是甲基苯丙胺,从张某某体内排出的184克毒品海洛因可疑物是海洛因,从杨某体内排出的182克毒品海洛因可疑物是海洛因,1.6克毒品甲基苯丙胺可疑物是甲基苯丙胺。

5、2012年7月5日前后,被告人李某某指使同案被告人张某某前往云南运输毒品,张某某联系林某某一同前往。2012年7月16日23时许,李某某开车带王某某、林某某前往银川市银古高速路口接携带毒品到银川的张某某、林某某时,发现公安民警后汽车逃跑,后张某某、林某某、王某某、林某某均被公安机关抓获,李某某在逃。公安机关从张某某处扣押张某某与林某某携带的毒品可疑物494克,其中张某某309克,林某某185克。经鉴定,缴获的毒品可疑物中均检出海洛因成分。2013年7月30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张某某、林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分别被依法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三万元。

某市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招募、指使、雇佣同案其他被告人从缅甸或云南向银川走私、运输毒品,其中海洛因2641克,甲基苯丙胺4.5克,其行为已构成走私、运输毒品罪。

一审法院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案件争议焦点

1、李某某在本案中是否属于受人指使、雇佣参与运输毒品犯罪?

2、在仅对缴获的毒品进行部分纯度鉴定的情况下,判决被告人李某某死刑,是否违反现行司法解释规定?

律师辩护观点

(一)根据李某某的供述和查明的事实,李某某属于受人指使、雇佣参与运输毒品

原审中李某某供述:其受“马哥”的指使招募、接送同案被告人。对此,原审法院和办案机关均未能查实,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纪要收集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和罪重的证据,又要收集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证据。原审判决后,李某某就马某某、马某某的犯罪行为向办案机关、法院、检察院进行了检举揭发,具体材料已向法庭提供。

辩护人认为,本案中李某某事实上是一个跑腿的“马仔”,自己既无货,也无资金,是受人指使、雇佣参与到运输毒品犯罪当中,而幕后主犯应当是马某某和马某某。结合被告人李某某供述与法庭、办案机关的核实情况,存在着不能排除受人指使、雇佣运输毒品的可能性。

(二)在未对据以定罪量刑的毒品含量(纯度)全部进行鉴定的情况下判决被告人李某某极刑,违反现行司法解释规定

本案涉案毒品海洛因共计2641克,甲基苯丙胺4.5克,其中有1387克海洛因仅为毒品定性检验,而没有含量(纯度)鉴定,上述未进行含量(纯度)鉴定的海洛因分别所属冯某某的234克、施某某的330克、张某的145克、殷某某的126克、刘某的186克、张某某的184克、杨某的182克,另外刘某、杨某涉案的共计4.5克甲基苯丙胺也未进行含量(纯度)鉴定。至于剩余1254克海洛因虽进行了含量(纯度)鉴定,但鉴定含量数值介于40.5%—46.67%之间,也并非高纯度毒品。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之规定“可能判处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毒品鉴定结论中应有含量鉴定的结论。”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大连会议纪要》)再次明确“鉴于大量掺假毒品和成分复杂的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为做到罪刑相当、罚当其罪,保证毒品案件的审判质量,并考虑目前毒品鉴定的条件和现状,对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07年12月颁布的《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作出毒品含量鉴定;对涉案毒品可能大量掺假或者系成分复杂的新类型毒品的,亦应当作出毒品含量鉴定”。本案据以定罪量刑的2641克海洛因中有超过一半未进行毒品含量(纯度)鉴定,因此,在大量涉案毒品没有含量(纯度)鉴定的情形下,判决被告人死刑,无法体现量刑的公平性,不但违背了上述规定也也不符合刑法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辩护人认为,原审判决量刑畸重,建议依法改判,撤销原审死刑判决。

审理结果

二审人民法院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认为现有在案证据不能完全排除李某某系受他人指使而雇佣、指使同案十一名被告人走私、运输毒品的可能,遂判决如下: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即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犯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