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硬核原创 | 浅析“批准生效合同”的法律问题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20/11/25 9:53:55

一:“批准生效合同”的认定与情形

    《合同法》第44条第2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可见,只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手续的合同,批准才影响合同效力。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有关批准的规定,不影响合同效力。从司法实践看,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手续的,主要出现在以下一些领域:

       一是金融商事方面。如《商业银行法》第28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购买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应当事先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保险法》第84条规定:变更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或者变更持有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应当经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批准;《证券法》第129条也有类似规定:证券公司设立、收购或者撤销分支机构,变更业务范围,增加注册资本且股权结构发生重大调整,减少注册资本,变更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权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司章程中的重要条款,合并、分立、停业、解散、破产,必须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

       二是国有资产转让方面。如《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第24条:所出资企业投资设立的重要子企业的重大事项,需由所出资企业报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另行制定,报国务院批准。但该条所谓的“重大事项”是指哪些事项,存在一定的模糊性。

       三是探矿权采矿权转让方面。如根据《矿产资源法》第6条之规定,探矿权、采矿权可在以下两种情形下转让:一是探矿权人在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后,经依法批准,可以将探矿权转让他人。二是已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立,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售以及有其他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权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

      总之,前述法律、行政法规有关批准手续的规定,批准的对象都是合同,而不是项目。而且此种审批性质上属于事后审批,而非事前审批。即便是《商业银行法》第28条所谓的事前审批,本质上还是对合同的事后审批。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二:“批准生效合同”的效力问题

     (一)关于未经批准的合同效力

合同效力有形式拘束力与实质效力之分,形式拘束力意指当事人不能任意撤销、变更甚至解除合同的效力,实质效力则是指基于合同本身而在当事人间发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合同的形式拘束力源于合同的成立,而实质效力则源于合同的生效。我国《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该条就是关于形式拘束力的规定。在一般情况下,合同或者有效成立,或者无效不成立,区别形式拘束力与实质拘束力并无太多实益。但在合同已经成立,但因约定生效条件未成就、约定期限未届满,或者因未办理审批手续等原因未生效的情况下,区别形式拘束力与实质效力就有其积极意义。只有着眼于前述区分,才能准确理解未经批准的合同的效力。具体来说:

一是具有形式拘束力。未生效合同已经依法成立,双方当事人非经协商或具有法定事由,不得任意撤销、变更或解除合同。换言之,如果具有法定事由,如一方具有《合同法》第544 条规定的可撒销或可变更事由时,另一方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撒销或变更合同。

二是不具有实质效力。合同未生效属于欠缺生效要件的合同,有别于有效合同,一方直接请求另方履行合同或者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不应予以支持。

三是报批义务及相关违约条款独立生效。须经行政机关批准生效的合同,对报批义务及未履行报批义务的履行责任等相关内容作出专门约定的,该约定独立生效。《民法典》第502条第二款后段规定:“应当办理申请批准等手续的当事人未履行义务的,对方可以请求承担违反该义务的责任。”

四是可以通过办理批批准手续促成合同生效。未生效合同仍有通过办理批准手续而生效的可能,故也不同于无效合同。当事人直接请求确认合同无效的,亦不应予以支持。

     (二)未生效不同于无效

关于未经批准的合同效力,实践中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将其等同于无效。为此,有必要明确二者的区别:其一,从违反的规范类型看,合同无效是因为合同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或者违背善良风俗。而未生效合同违反的则是法律、行政法规有关审批的规定,此种规范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其二,从法律依据看,认定合同无效的依据是《合同法》第52条,本质是意思表示超越了国家管制的界限。而认定合同未生效的依据则是《合同法》第44条,本质是合同不具备法定的生效条件。其三,在是否允许补正上,合同无效原则上是自始无效、绝对无效、当然无效、全部无效,不存在补正的可能。而未生效合同在获得批准前效力处于不确定状态:也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当事人可以通过履行报批手续促成生效,此点有别于无效合同的确定无效。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三:判决履行报批义务后的法律问题处理

应当办理申请批准等手续的当事人未履行义务,经审判后人民法院判决义务人履行报批义务的,有以下法律后果:

       1、当事人不履行报批义务,承担违约责任《九民纪要》第40条前段规定:“人民法院判决以防履行报批义务后,当事人拒绝履行的,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仍未履行的,对方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但在合同未履行报批义务情况下,此时合同并未生效,判定当事人承担违约责任具有争议。但笔者认为,可以参照适用第159条:“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的规定,认为合同所附的法定条件因报批人不正当地组织条件成就而拟制条件成就,从而使另一方享有违约责任损害赔偿请求权。

       2、当事人履行报批义务,行政机关予以批准

合同生效一方依据判决履行报批义务,行政机关予以批准,合同生效条件已成立,合同发生完全的法律效力。

       3、当事人履行报批义务,行政机不予批准

可解除合同经审判后人民法院判决,义务人履行报批义务后,行政机关没有批准,合同不具有法律上的可履行性,一方请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但报批人是否应当承担其他责任,应根据行政机关不予批准的原因具体分析:

    (1)如果不能取得批准是因为报批义务怠于履行报批义务所导致,如本可以取得批准,但因政策变化原因不能取得批准的,报批义务人应当承担责任。    

     (2)纯粹是因为批准机关不批准导致的,则其无须承担责任